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TING泊瑞典

典藏人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腊八  

2013-01-20 06:45:29|  分类: 一诺千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要不是今天微博上大家狂晒腊八粥,我是记不起来这个节的,即使以前在国内。

不是很喜欢喝粥,况且小时候在老家乡下,腊八的时候,以各种豆子为主的腊八粥煮成了咸的,然后里面下面条。所以严格地来说,我怀念的是腊八面,乡下人叫腊八饭。饭,就是面条的意思。

为了应景,今天也煮了一锅腊八粥。好在先盛了一晚。

腊八 - ting泊瑞典 - TING泊瑞典

 后来老高不知道怎么搞的,把那锅熬好的腊八粥推到了后面的灶台,他之前在那里烧水,温度开到最高,等我闻到糊味的时候,已经晚了。

小时候一到腊月,家家户户就开始炸麻花了。自家的面自家的油,邻里之间互相帮忙。老妈自己不喜欢吃,但是舍得用料。所以我家的麻花总是比别人家的香。老妈的规定是一人一天一根麻花,怕我们偷吃,她把装麻花的篮子掉在房梁上。每天我都眼巴巴地盼着老妈站在凳子上放麻花篮子下来的那一刻。

麻花是香人人爱,但是我对麻花的热爱,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。

小时候乡下穷,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吃到麻花。平时要吃就得去小卖部里买,又细又小,一毛一根。那时候只要有点零花钱,我都拿到小卖部换成麻花了。老家附近的稷山麻花在山西最有名,自从大哥回到老家工作以后,老妈经常让大哥回太原的时候顺路在稷山买上麻花,再寄到厦门。后来我来了瑞典,更馋那些吃不着的东西,每次回来都带些麻花。生一诺的时候,老妈来瑞典前又让大哥买了一箱稷山麻花万里迢迢地带过来。就在那个深秋的早上,听到大哥去世的噩耗,我把剩下的那些麻花都扔了。从此,我不能看到麻花,也不想再吃麻花。

很多夜里,辗转难眠的时候,总是会想起离开的大哥和三哥。

思念,不只是一种痛。

今天外面还是很冷,小哈吵着要出去。

老高找不到自己的帽子,就把他姐给我织的帽子拿出来准备借用。没想到一转身,帽子就到了一诺的头上。

别找了,在我这儿呢

腊八 - ting泊瑞典 - TING泊瑞典

 

腊八 - ting泊瑞典 - TING泊瑞典

 瞧,我多有范儿

腊八 - ting泊瑞典 - TING泊瑞典

 

腊八 - ting泊瑞典 - TING泊瑞典

 小哈最近有个苗头很不好。玩具玩两天腻了,就说要买新的,水果吃一口,等会儿就要重新那个,动不动就说我们买个新的吧。我跟他说这样不行,什么都要买新的,你以为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啊。没想到人家跑到自己房间,拿出他钱包,说我有钱!钱包是从超级外婆家拿回来一个不用的旧钱包,他把扑满里的硬币都放到里头去了。

腊八 - ting泊瑞典 - TING泊瑞典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31)| 评论(3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